您的位置:首页?>?旅游频道?>?美景寻踪?>?国外景点>正文

云上的尔玛--北川羌城行

时间:2015-01-07 13:27:47????来源:中文网????我来说两句() 字号:TT
若干年前,我孤独行走在朝圣路上,任风雪割裂我的皮肤蒙住我的双眼,我会忘却物质的苦难,全是因为那心里最为坚定的信仰——那一道神明的指引的光——可是,当我走过那个玛尼堆的时候,我放慢了脚步;你或者对于佛陀并无更多期许,不过是奉着阿妈的命令所以在那里有些百无聊奈地转经。我瞧见你那不甘愿的可爱表情,总算忍俊不禁;你的眼睛,在风雪后,依旧是那样明亮如新,像个孩童般闪烁。或许,缘起于这样的一次前世的邂逅,注定要有真正的眼泪来还债,注定了我在不负如来不负卿间的茫然彷徨。
当你开始流泪,我似乎想起了那些飘渺虚无的前世。莫不如,我当初不曾对你笑,那该有多好?只是,若不曾对你笑,还守着这轮回何用?

新北川巴拿恰
一开始是计划去王朗,果然每次都是这样,临了踏上旅程才因各种变故随时变换路线。去王朗的诸位各有各的原因,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孤军奋战。一个人倒也自由了,想去哪里便去哪里吧。元旦参加了全民健身跑,时间进一步压缩,看来实在是走不远了。
在川西山地,北面西面藏区、南面彝区、东面汉人所围起来的地方,有着从远古西夏迁徙而来的古羌民族。这个住在云朵之上的民族,自称尔玛,寨子里有着高高的碉楼,淳朴善良。脑子里总有些印象挥之不去,那是全国,尤其四川的人们都铭记着的汶川大地震,被大地震毁于一旦的全国唯一一个羌族自治县,地震过后,西羌人民凝重而感恩地高举羌红的画面,我至今难忘。
从成都到绵阳很方便,绵阳汽车总站到北川的车是流水班,5分钟一班,坐满即走。北川分为新北川和老北川。绵阳到新北川车费8.5元,大约40分钟车程。老北川是地震遗址,稍远,而且自驾过去只能停在地震纪念馆,然后坐观光大巴进去,往返车费是9元。

其实去北川只是一个大的概念,因为并不是抱着看风景的心情去的,只是想去看看,所以反而不知道该具体去哪些地方。还好有当地朋友接待。第一站是位于新北川的巴拿恰。巴拿恰是羌族语,意思是“卖东西的地方”,就好比维族的大巴扎一样。
绵阳出发的小巴车,40分钟到了新北川的车站,有一个感觉,这个小城很新很干净很漂亮,但是人却那样的少……车在车站转了一圈,然后继续往安昌前进。我问师傅该在哪里下,师傅看着我背着的大背包说:来玩的吧?就在巴拿恰下吧。
大约又开了几分钟,来到巴拿恰门口,这里总算看到了如织的人流,不过几乎都是游客。巴拿恰其实就是羌族风味的购物步行街,街口便是大大的羌族图腾——羊头,对面便是禹王桥。我一直以为巴拿恰就是一个羌族特色的步行街,但是居然发现这里有国家5A旅游标志。原来这里是国家AAAAA景区——北川羌城旅游区的组成部分。
说实话,对于5A景区还是很期待的。而且应该是创建不久,新北川各处的彩旗都写满了“国家5A景区北川羌城”的字样。被誉为大禹故里的北川羌城主要包括地震遗址、吉娜羌寨、民俗馆和巴拿恰。
因为等同伴会和,便没有深入进去巴拿恰。会和后,我的民族服饰情结又泛滥起来。他们几个多是羌族,结果陪着我一起很兴奋地花10元租了羌服在那里忘乎所以得拍来拍去。据说晚上有锅庄晚会,但是一群人闹腾腾地便跑去吃火锅了……这边得自助火锅果真不贵,本来还以为这样的资源不是很充足的民族地区会蛮贵的。吃过火锅又去安昌唱K到凌晨……
吉娜羌寨
本来说第二天去猿王洞,然后看着时间不够又说去寻龙山,但昨晚玩得太HIGH,最后我们都集体睡过头,起来望着上了三竿的日头,于是又随机应变,去吉娜羌寨。

在安昌镇里走着,发现这个镇的规模蛮大,超出了我认知的民族小镇范畴,后来才知道原来安昌就是以前的安县,现在变成安昌划归给了新北川管辖。从安昌往老北川方向,吉娜羌寨便在半路,大巴半小时一趟,实在难等,最后在镇上叫了出租,40元拉过去。大约开了十多分钟,便看见了极漂亮的高高矗立的碉楼和羌族寨子,吉娜羌寨便到了。
吉娜羌寨是不收取门票的,貌似北川这边的这几个旅游点都没有收取门票。不过,虽然是元旦这样的节日,羌寨还是冷冷清清,我们一行人走进去的时候基本没有看见其他的游客……但是这样清静地走在羌寨里,细细体味这个云端的民族,其实也别有一番风味。

寨子里很多摆卖山货的摊子,抱着孩子的羌族大妈热情地招呼着。时近午时,羌寨的饭馆里都开始升起了炊烟,随着店里的锅庄音乐摇晃着飞向云端。一切在安静中显得自然朴实又美丽。据说吉娜羌寨是地震后由以前的猫儿石村迁建的,被称为北川第一村。沿着尚没有太多岁月痕迹的盘旋的石板路往寨子上走,走过了祭祀台。广场旁边还贴着节目时刻表,我们问:有节目表演么?摆着山货的大姐笑着说:要有游客来,旅行团订了才有表演的……好吧,看来我们是看不到什么表演了。
寨子不大,走不多远便看见了土路,然后便是崇山峻岭。忽然想起了去年10月在福建龙岩的世界遗产初溪土楼。不管是初溪几百年的土楼还是这里极富羌族特色的碉楼,在我看来都是很有人文味道的风景。这些都是百年文化沉淀的最独特的风土人情啊,为何却鲜有客来?
一面,我庆幸,正因为没有那么多攒动的人头出现,所以土楼的老板才会关了灯一边和我们看星星一边唱《爱拼才会赢》,所以每每路过每一户羌人家门口,被报以的都是淳朴到未变质的笑脸。如果,有一天,这里也来了很多很多游客,那些美好还会那么纯粹么?
路过腊货摊,还是忍不住询问了下价格,本来是不打算买的,结果我们都被价格给诱惑了。野鸡,雪猪,竹鼠……等还有我听了名字也不知道是什么的腊干野味,居然才20元一只……就是工厂成批饲养的肉鸡没花功夫风干的恐怕也不止这个价钱吧?大姐还说,这些野鸡都是上山打套子猎到的,买的话送你山上挖的当归吧……

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

相关新闻